R1閱讀網:最優質的小說APP下載網站!! R1閱讀網
當前位置:首頁 > 好書推薦 > 架空歷史 > 佛系妖妃王爺套路別太深齊曜沈安禾小說(全文在線閱讀地址)

佛系妖妃王爺套路別太深卿安

卿安所著小說《佛系妖妃王爺套路別太深》、主角齊曜,沈安禾在線閱讀。她為了嫁給他費勁心思,第一世她是一個不可一世的大小姐,為了能得到她想要的可以而不擇手...
  • 小說大小:16MB
  • 小說作者:卿安
  • 小說主角:齊曜,沈安禾
  • 小說狀態:連載
  • 小說字數:212000字
  • 更新時間:2018-08-15
標簽:
9.0
2
0

卿安所著小說《佛系妖妃王爺套路別太深》、主角齊曜,沈安禾在線閱讀。她為了嫁給他費勁心思,第一世她是一個不可一世的大小姐,為了能得到她想要的可以而不擇手段,可是嫁給他的當天,她的全家上下二百多口人慘遭滅門之災,她很不甘心,又重新活了一世,她在新婚之夜殺了心愛的男人,但是結局還是一樣,到了第三世,她步步為營,就是為了找出殺害她全家的兇手,沒想到還是攤上了身為王爺的他,她和他三世的愛與恨,早就已經變的復雜。

《佛系妖妃王爺套路別太深》免費試讀

十月初二。

大渝都城初雪,素色的銀裝飄飄灑灑,卻遮不住滿城的紅妝,透著喜慶。

沈安禾一襲紅裝獨自端坐在新房內,點著丹蔻的芊芊十指絞著手中紅帕,透著幾絲不安還帶著幾分狠勁兒。

門外響起穩重的腳步聲,門開了,冷風裹進來幾絲酒氣,沈安禾直了直自己的腰。

紅色的長靴出現在眼前,那人胳膊一抬,擋了沈安禾一天的紅光散去。

沈安禾生了一張好面孔,尤其是一雙眼睛盈盈有光,抬頭看自己丈夫的眼神,含羞帶怯。

齊曜望著為他盛裝打扮的沈安禾,喉頭不自覺的滾動。

一杯合巹酒下肚,沈安禾只覺得胃里火辣辣的燙,她不喜歡這個男人,甚至恨這個男人,但是他說要娶,她便允嫁,帶著一顆嗜血復仇的心第二次為她披上紅裝。

一次為愛,一次為恨。

喝了酒的男人總是容易被美色所惑,齊曜腦子里轉來轉去都是沈安禾在櫻花樹下跳舞時樣子,亂花迷了眼。

沈安禾雙手死死地攥著身下的錦單,任由齊曜褪下自己身上繁瑣的衣袍,心里默數著數。

齊曜的唇很燙,粗糙的手劃過觸感極好的嫁衣布料,沈安禾渾身都在發顫,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蕊,齊曜身上清冽的不知名的香味沖進鼻子里,弄得沈安禾眼睛發酸。

齊曜像是欣賞藝術品一樣欣賞著美的完美無瑕的沈安禾,“阿禾,你好美,嬌嫩的像花兒一樣。”

沈安禾好似在海里翻飛的一葉扁舟,不受自己控制,可是她的腦子是清醒的,一雙眼里籠著寒煙叫人看不真切。

齊曜的眼睛在夜色里閃爍著黑曜石一般濃重的光,沈安禾卻在千鈞一發之刻,抵住齊曜的肩,懸起腰,在黑暗中找到他略薄的唇,深深的吻下去。

齊曜先是一愣,隨即便反客為主深深的吻下去,沈安禾唇上胭脂的味道都帶著甜味。

在沈安禾肺里最后一絲空氣被抽干之前,齊曜撐在她腰側的手,猛地收緊,嘴角滲血,咬牙切齒的喊,“沈安禾,你竟然……”

可他還沒喊完,便頹然的倒下。

大渝的戰神,手掌三十萬黑甲騎兵的皇六子齊曜,于新婚夜卒于洞房之內,享年二十,舉國嘩然,街頭巷尾都在議論,說沈安禾命太硬,克夫。

十月初九。

曜親王頭七之日,安和侯府被以謀逆罪封府,當天晚上侯府無故失火,火光沖天,照亮了半條街,侯府之內無一人生還。

世人都說這是報應,是曜王爺化為厲鬼索命來了。

安和侯府上上下下二百八十三人全都殞命,只留下了兩個活口。

在曜王府為曜王守靈的沈安禾,還有去皇恩寺求姻緣的安和侯府的表小姐,葉秋辭。

十月初十的清晨,天還沒亮,停放著曜王靈柩的靈堂里,冷風一陣一陣的往里灌。

沈安禾拿著皇上御賜的龍庭劍抵在太子齊昀的脖子上,質問他,“為什么會這樣?”

脖子上冰涼的觸感異常清晰,齊昀心里也發毛,“我也不知道,怎么就會無緣無故起了火。”

沈安禾冷笑,“好一句不知道,我怎么聽說謀逆定罪封府的圣旨,是你親自頒的!”

鋒利的劍鋒劃開齊昀脖子上的皮肉,細細的傷口有鮮血滲出。

齊昀開始有點慌了,“父皇下令我不得不從啊,但我相信這其中一定有冤情,安禾,你把劍放下,我,我一定會查出真相還安禾侯府一個清白。”

“說的好聽!”

沈安禾的眼里全是冷光,劍一寸一寸的往齊昀的的皮肉里陷,再用力一分便會要了他的命。

這是沈安禾活得第二世了,這一世她又錯信了人。

前世她費盡心思一意孤行的要嫁給齊曜,最過程艱辛但終是得償所愿。

可誰承想,與齊曜新婚之夜,安和侯府被以謀逆罪查封。

那時齊曜信誓旦旦的向她承諾,一定會替安和侯府洗脫冤屈。

可她獨守新房一夜,等來的,卻是齊曜親自下令,將安和侯府上下凌遲,無一活口的消息。

而她這個唯一的活口,被一縷毒煙毒死在了新房里。

重活一世,她以為只要殺了齊曜悲劇就不會發生,可她錯了!

整整兩世,她竟不知,安和侯府是這么多人的眼中釘,她所信任的人,全都知人知面不知心!

沈安禾的恨,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!所有的人,都在欺騙她,背叛她。

脖子上的刺痛讓齊昀非常不安,但只要他稍一動作,沈安禾便會加重力道,嚇得他定如木樁。

“安禾,我也是奉命行事,你聽我解釋……”

“有什么好解釋的?”沈安禾冷笑的把長劍又刺入齊昀的皮肉幾分,淙淙的鮮血從傷口流出,齊昀腿都軟了,“是東宮的人,圍住了長街,堵住了府門,才讓沈家沒有一個人能逃出來!”

 

網友評論

共有O條評論
O位網友對佛系妖妃王爺套路別太深卿安發表的評論
电子游艺现金网